讓分散注意力變成改善體驗的工具

注意力分散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通常來說,注意力分散會讓我們付出一定代價,比如錯過deadline、掛科、發生交通事故等等。 事實上,我們對注意力分散充滿了熱愛,每天都在這件事情上花費了大量的時間。社交媒體、電影、書籍、電視節目、新聞、游戲,難以想象如果沒有了這些的生活會多么無聊。盡管注意力分散有時會讓我們忽略更重要的事情,但總體來說分心有弊卻也有利。那么,我們如何能通過設計來減少注意力分散帶來的負面影響,反過來利用它來提高生活質量呢?

Time :
01/15/2017
From :
invisionapp.com
用分散注意力緩解疼痛

大腦注意力的集中能力是有限的,所以我們只能選擇性的關注周圍的事物。例如,我們可以選擇對抗其他更有吸引力的干擾因素而專注于手頭的工作。
然而,在某些情況下我們可以將這種生物性的限制轉化為優勢。 在簡?麥克格尼加爾博士的《超級百科:游戲的力量(SuperBetter: The Power of Living Gamefully)》一書中,描述了如何讓注意力分散擁有強大的力量來減輕痛苦或消極經歷所帶來的影響。
例如,兒童在手術前是出了名的焦慮,他們術前焦慮水平降低了麻醉的有效性并增加了手術恢復時間,醫生需要鎮靜藥物的替代品才能讓他們平靜下來。麥克格尼加爾引用的一項研究表明使用分心能夠有效減輕壓力。在研究中,一組兒童在手術前被給予抗焦慮藥物,另一組患兒進行手持式視頻游戲,而第三組對照組在手術前無藥物治療,也無視頻游戲。在視頻游戲組的孩子們是唯一在手術前表現出減少焦慮的一個組,手術過程中使用麻醉相應較少,手術后藥物副作用也少于其他2組兒童。研究人員認為,視頻游戲是有效的,因為視頻游戲分散了孩子們的手術的痛苦和不確定性,視頻游戲引人入勝的性質有助于兒童將他們的注意力從恐懼轉移到游戲的挑戰上。
這項研究并不是唯一一個展示了分心的力量能夠減少消極體驗的研究。另一個例子是,燒傷病人通?;岱么蠹亮康囊┪?,來幫助他們緩解清洗傷口這個過程中的痛苦,由華盛頓大學西雅圖分校的科學家設計的一款新的虛擬現實游戲展示了病人在游戲戰斗中分散注意力的力量。研究人員發現,在傷口清潔過程中玩游戲的病人感覺疼痛減少了50%,事實上,玩虛擬現實游戲比使用藥物能夠更有效地減少疼痛。研究人員得出結論:游戲越是沉浸式和吸引人,它越有助于人們把注意力從治療程序的痛苦中轉移出來。

注意力分散會讓我們變得更好

把注意力從消極的經驗中轉移出來的能力也可以幫助我們應對日常生活中的痛苦,也可以幫助我們保持健康。例如某些游戲,如俄羅斯方塊,可以幫助人們減少對于高脂肪食物的渴望,甚至對于毒品的渴望。曾經有一項研究顯示:利用分散注意力可以控制我們某種強烈的欲望和沖動。研究人員猜測,這些游戲的認知需求將我們的注意力從內心的渴望轉移出來,減少了沉迷的痛苦欲望。玩匹配益智類游戲,如糖果粉碎,益智???,或聯鎖實際上有助于我們轉移注意力–“遠離冰箱里的冰淇淋”。
數字干擾和個人技術可以幫助我們在瞬間變得更強大,但是麥克格尼加爾認為數字干擾和個人技術還能幫助我們拓展我們在未來面對挑戰的能力。某些個人技術可以幫助我們增強勇氣,麥克格尼加爾說,游戲是提高我們自我效能感的一種特別好的方式——我們對我們克服問題能力的信心。
支撐麥克格尼加爾這一主張的證據來自一個著名的實驗:一個視頻游戲如何幫助青少年癌癥患者對抗疾病的重要試驗。這項研究測試了一款名為《再生任務》(Re-mission)的癌癥主題視頻游戲是否能幫助患者堅持他們的治療計劃,并定期服用藥物。在這個例子中,游戲并不是直接對抗疼痛,而是建立病人的能力。玩游戲的患者更有可能服用藥物,增強自我效能感,并且結果顯示這部分患者對于如何對抗癌癥有更多的了解。
從麥克格尼加爾的立場來看,數字游戲是構建力量和信心的強大的工具,因為“不斷升級的挑戰需要患者有意愿繼續嘗試下去,即便會失敗。游戲灌輸了一種信念:如果他們堅持練習、學習,挑戰艱辛,他們最終能夠實現更困難的目標。通過嘗試和克服游戲中的挑戰,癌癥患者增強了自身的毅力來繼續戰斗。
其他數字游戲也被用于幫助哮喘、糖尿病、焦慮癥和多動癥患者。在玩完游戲之后,患者的自我效能感和自我照顧的行為都有所增加。更多的證據表明,游戲可以作為新的數字健康平臺,這些平臺使用基于游戲的元素來增加病人實際治療過程的參與程度。例如,服用出處方藥物和養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極大地改善患者的治療效果,但前提是人們真正改變他們的行為。授權數字健康平臺可以幫助患者通過游戲中使用的有趣的設計元素來管理他們的慢性疾病,如:等級、分數制度、解鎖情景、可變獎勵和競爭。將游戲的吸引性與個人技術的可及性相結合,創造出一種健康的分散注意力,可以培養病人對疾病的信心。

注意力分散什么時候有害?

顯然,分散注意力可以幫助我們應對痛苦,并增強我們應對未來挑戰的勇氣。但是,有時候這種分散注意力的策略會讓我們沉迷于分散注意力的狀態,忽略了原本應該注意的事情。許多產品和服務,如視頻游戲和社交媒體網站,有時我們會不由自主的使用它們,有時甚至發現自己陷入了這種分散注意力的情境中。個人技術的干擾是否是一種好的力量,這取決于我們如何使用它們-“你是為了逃避現實生活,還是為了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
麥克格尼加爾博士描述了我們設計分散注意力的兩種模式:自我抑制和自我擴張
自我抑制是利用注意力的分散來避免消極的體驗,而自我擴張則是利用注意力的分散來促進積極的體驗,說起來很簡單,但有時很難區分它們。如何判斷分散注意力對你是好還是壞?麥克格尼加爾博士建議,先問自己“為什么要這樣做?”。如果你的答案是為了避免一個消極的感覺,如“因為工作很無聊”,或者“我不想現在處理任何事情”,這種分散注意力可能自我抑制的。當然,在某些情況下,例如燒傷患者或孩子要進行手術,分散注意力是一種有效的應對策略,這些都是合理的,因為這種干擾被用來作為一個臨時的解決方案,因為一旦病人身體痊愈,他們就不再需要想辦法逃離痛苦。臨時干擾使用太久可能會適得其反,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自我抑制實際上減少了我們的自我效能感…會減弱我們解決問題能力的意識?!暗蔽頤且覽滌諢航馓弁吹母扇牛持址稚⒆⒁飭Φ牟唄裕┦?,無論是個人技術、藥物還是其他的逃避策略,我們可能無論是身體上的還是心理上,永遠不會建立我們自身處理痛苦的狀況的能力?!?br /> 相比之下,自我擴張的干擾包括實現目標、建立技能或獲得長期使用的新知識,這些分散注意力的事情幫助我們提高自我,增強自我效能。例如,回答“我為什么要這樣做?”時,你可能會說:“我想學習一門新的語言,”“我想建立一個更大的職業網絡”、“我想了解更多關于我的健康的事情”或者“我想提高我的幸福感”,這類答案是一種自我擴展的所能帶來的答案。用一種擴展性的心態來分散注意力會增強你的能量,而用一種壓抑的心態來抑制我們,只會讓我們逃避痛苦。

確定“為什么”和“如何參與個人技術”可能是達到健康和破壞性行為之間的區別

當你瀏覽最喜歡的數字社交媒體、視頻游戲、游戲、電視節目、播客、新聞和體育比賽,問問自己是不是將他們作為一種工具,來增強力量、技能、知識,還是說將它們作為暫時逃避不舒適的現實的一種借口。如果是后者,你可能想重新考慮這些干擾在你的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如果你想要永久的逃避痛苦,那么沒有注意力分散的策略能夠實現這一點,你必須學習新的應對策略,或者從根本上解決解決這些不好的問題。當我們考慮個人技術干擾時,我們必須確保個人技術干擾能夠真正為我們服務,無論是幫助我們度過一生中艱難的時刻,還是幫助我們構建長期的堅強和毅力。在這個過程中要不斷地反問:“我為什么要這樣做?”這一點能夠確保我們充分利用注意力分散?!?/p>

TIPS:

· 注意力分散并不總是壞的 – 有時它們是有用的工具;
· 像電子游戲和益智游戲這樣的個人科技干擾會讓我們有能力忍受消極的經歷;
· 一些干擾(分散注意力的策略)可以增強我們應對新挑戰的能力;
· 對大多數人來說,個人技術是一種健康的的消遣方式,但當它成為逃避不舒服的現實的時候,它可能會變得很糟糕,這完全取決于我們使用它的時間點和使用多長時間;
· 利用分散注意力的自我擴張會增強力量;
· 為了確定分散注意力是自我膨脹還是自我抑制,要弄清你為什么真正使用它;
· 自我抑制在短期內應對消極的經歷是可以接受的,但當作為長期的解決方案時可能會適得其反。

圖文來源 invisionapp.com; ?部分圖片來源 google.com; ?編輯整理 Loers, 原文有刪改,如有侵權請聯系小編刪改